云顶娱乐官方入口-www.40081.com-云顶娱乐网址4118112
做最好的网站
您的位置:云顶娱乐官方入口 > 云顶娱乐网址4118112 > 林公子的心情依旧是十分不错,她伸手揪住林公

林公子的心情依旧是十分不错,她伸手揪住林公

2019-12-03 01:33

第四节·南疆苦旅·提要

“如果是林公子哪一日能收放自如地拥抱女孩子,到那时可不要忘了是本姑娘的功劳呐。”
“那要看是什么人了,心怀不轨的一定要用猛药。”
林公子心里十分清楚,唐沐沐狡黠的目光下,暗含的是对自己的不信任。

第四节·南疆苦旅·提要

“难道又是像上次那样么?龙的传说变成了湖怪传说?”
林仲璃背后传来一股不容分说的力道,借着这力道,他噗通一下栽进了冰冷刺骨的湖中。
“若非本姑娘出手相救,公子恐早已葬身鱼腹……所以有什么感谢的话要对咱说吗?”

点击我返回目录
点击查看上一章

点击我返回目录
点击查看上一章

——

——

二人又陷入了沉默,许久不见她的搭话,俯身探查,发现她已经躲在斗篷里面睡着了,双眸轻闭,绛唇微微翘起,带了一丝弧度,仿佛在做好梦般放松。她的手也离那宝剑远远的。林公子不禁看愣了,从未见她如此放松而没有攻击性的时刻。他的身体虽然僵硬,但依旧保持原样,不敢有丝毫的活动,生怕让怀中的唐姑娘惊醒。

这船上倒也干净,搭棚里散落着些许树叶,还有些尘土的痕迹,总之唐沐沐还算满意。“本姑娘就先将就下好了。”她伸手揪住林公子的衣服下摆,在座位上擦了擦。

尽管这样,林公子的心情依旧是十分不错,轻轻拉了缰绳,让那马儿的步伐渐渐放缓。

“喂!本公子的衣服!”林公子严重抗议,怎奈抗议无效。

抬头望去,天边的阴云已经走到了边缘,黄昏橙红色的晚霞透过云层洒落下来,林间被片片金光笼罩,迎面吹来暖暖的春风,林仲璃简直希望这一刻永远定格下来。

小船慢慢地划动起来,两人相对而坐面面相觑,只觉得船身摇晃来去,身子也随之轻轻摆动。探头向外看去,小舟行进的方向是西边没错,湖面上已经黑了,前方的天边还残留着一点点的光亮。

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,怀中人轻轻地颤抖了几下。“已经黄昏了……咱们再走一会,就该找地方过夜了。”

“咱们明天大早准能到,您去歇息吧!”船夫朝林公子抛来一个安心的表情。

“哇啊。”她打了一个哈欠,懒懒地说道:“幸苦林公子了。”

“夜里还是有些寒冷,所以小的事先喝了些酒,驱驱寒气。”不知道是他的借口还是确有其事,但他们总算是朝着目标出发了。

“喔,不必客气。”林公子刚想说自己有机会放松一下酸痛的肩膀,没想到这一活动,差点让唐沐沐追落马下。

两人都没有准备烛火,这船上更是空无一物,只能提前休息了。

眼看她侧身要掉下马,林公子忙伸手拉住她,索性没有造成尴尬的一幕发生。“我不是故意的……那个。”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林仲璃觉得身上有些寒意,撩开帘子,发现外面已是一片漆黑,身后传来划水的声响。

“如果是有意的,你猜本姑娘会怎么着?”被甩在一侧的唐沐沐并未生气,甚至还面带微笑,一时间让林仲璃搞不明白。

“大人,您怎们出来了?”

“大概会说笨蛋吧。”他小心翼翼地试探。

“今天不是满月么?怎么不见月亮出来?”

“笨蛋!什么都不会说,本姑娘直接就拔剑……”算了别让她说下去了,抱着赎罪的想法,用尽全身力气把她拉上来。

“刚刚进了一朵云,再过一会就能见到了。”身后传来轻声回应。林公子给自己披上了换洗的衣服,抬头望天,在头顶的方位,的确有一团发亮的云彩,过了好一阵才渐渐看到明月的边缘。

“本公子真是造孽。”

这湖面上的视野也随着而开,四下一片开阔,湖水反射着天上的月亮,没有光芒的水面像一整块漆黑的水晶,望不见边际。身后正在划水的小伙也隐约可以看清了轮廓。

“明明遇到本姑娘是公子的荣幸才是。”

“大人,小的说的没错吧。”

到了晚上,林公子手把手地喂她喝了些粥食,才算勉强过了一日,虽然在外人看起来这其中眉目传情如何默契,但真正的凶险和苦痛,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知道。

“哈秋!”林仲璃打了个喷嚏,再不敢露头,缩回舱里去了。在搭棚里能听到外面轻微的水声,身边也传来平缓的呼吸声,看样子唐姑娘并没有觉得寒冷呢。他坐回原位闭了眼,刚刚赶跑的瞌睡虫立即围上来,不一会林公子便陷入到了沉睡之中,

次日,唐沐沐挣扎测可以站起来了,但依旧不能独立骑马,所以……二人还是延续昨日的方法,共乘一骑,但这次轮到小白马出场,换枣红马休息。

昏昏沉沉的梦里,忽然耳边传来了清晰可闻的划水声:哗啦,哗啦……那声音越来越近,好像很多小船在靠近自己一般。

“一看公子就没有照顾女孩子的经验。”

他刚要去一探究竟,忽然觉得嘴巴被一只柔软而有力的手捂住了,林公子不禁睁开眼睛,面前黑漆漆一团阴影让他一下子清醒过来:“唔!”

“此话怎讲?”

“嘘!”耳边传来熟悉的嘘声,是唐沐沐!林仲璃心中因为紧张而剧烈跳动的心稍稍缓和了下。

“既没有柔情细语,有没有耐心与毅力。”

“外面有人带了武器……至少四个人。”唐沐沐贴近他耳边轻声说道。虽然没有办法看到搭棚外面的情况,但她却能准确地发现来人,可见其感官之敏锐。

“那些条件,自然要视照顾对象而定了。”

“你从后面跳出去,躲在船下面,不要露头!”

“公子是在欺负本姑娘没有力气?”说罢,唐沐沐伸手指向他的肋侧——仅有的反击。

“可是!本公子不会游泳呀。”林仲璃慌了。

“哈,不能抓住时机的商人不是好商人。”

“本姑娘也不会呢……如果小船被他们弄翻了,咱们就毫无还手之力了。”

“这是什么笨蛋的言论。”

“可……”

在外人听来毫无意义的攻防,两人能乐此不疲地来上一整天,就是苦了林公子的腰,时常成为唐姑娘的撒气处——相比挨刀子,这点苦还真不算什么。

“笨蛋,本姑娘数三个数,你就快从后面跳下去!”

这样又过了一日,因为步伐放缓,进度也被拖累了,两人距离最近的城镇还有一日之遥。这时刚刚恢复自由行动能力的唐沐沐便耐不住要钻进密林取水:“再不清洗脸面,就该变成邋遢的林公子了。”

“好,好吧。”

林仲璃犹豫道:“需要我跟你一去么?路上如果遇到些……”话说到一半,他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,只因看到她凌厉如剑的目光。

“准备了么!三!”这句话是她用丹田之力喊出来的。在出口的瞬间,林仲璃背后传来一股不容分说的力道,借着这力道,他狼狈地冲出搭棚,踉跄地扑过船帮,噗通一下栽进了冰冷刺骨的湖中。

“唐姑娘还是动不了的时候比较可爱。”他叹了口气。

在他落水的同时,唐沐沐目露凶光,箭步冲出到月色之下,借着半个月亮的光照,她看清周围是四名穿暗色水服的蒙面武士,皆手持短刃来者不善。

当她重新出现在面前,先前被林公子弄乱的秀发又恢复了整齐柔顺的样子,脸上的光彩重新焕发,看来是仔细打理过了。最重要的是她手中提着的野兔,是上次体型的一倍大,相当的肥硕。

“看来神教之心不死呐!也好,你们一起上,省得本姑娘费力!”唐沐沐伸手一挥斗篷飞起,露出了原本的模样。飞舞的秀发伴随着曼妙的身躯,在月光下宛若下凡的仙女。腰间反射刺目月光的青玉剑,此刻也被她持在手上。

“本姑娘在水边发现这只笨兔子一头撞在树干上,定是为本姑娘的美貌所折服呐。”

“不就是想要银票么,来找本姑娘取吧,就怕你们是有命取,没命花!”待她霸气十足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也正是那露出的半月缓缓隐入云端的一刻。

“所以唐姑娘的用意是让本公子也仔细看看,以免步这兔子的后尘么?不得不说,唐姑娘多虑了。”林仲璃自信捕捉到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,不禁沾沾自喜。

“月色隐,血光现!月黑风高杀人夜。”一股凌厉之气从她的身体周围漫出。

怎奈她露出狡黠的笑脸:“林公子真是自作多情,本姑娘要说的仅仅是:这兔子是本姑娘的晚餐,没有公子你的份!”

夜深人静,月亮从云朵后面悄悄地探出整个身子,当月色重回梦通湖时。刚刚喧嚣的船上又安静了下来,仅有一道倩影在月下站立。

闻言,他脸上的笑容僵住了。

“真是不堪一击呀。”那道倩影俯下身,查看了四下躺倒的武士,一一将四人的面罩扯下,每个人脖子间都有一个小小的纹身印记,月光太暗辩不清晰,但隐约能看到是三角形的那样。“果然和猜想的一样呢……那个笨蛋去哪里了?”

“不行,本公子要分一半,连日照顾唐姑娘你,可是非常耗费心神的!”

唐沐沐才觉得四下有些安静得不像话。“不是说好了扒在船后么。”不用看,铁定不见了!

“明明一副乐在其中的表情,公子肯定暗地里没少诅咒本姑娘永远变成这个样子吧。”唐沐沐毫不客气地抽出林公子腰间的黄铜小刀,开始熟练地处理起兔子,将内脏与毛皮剥离。林公子见不得血腥场景,只好背身而立不忍去视。

“本姑娘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。”犹豫了下,她脱下衣衫仅留了一件薄衣,纵身跃入水中,那青玉剑却留在了船上。

“只能给公子两条后腿,不能再多了。”身后的唐沐沐悠悠地说道。

过了许久,木舟不远处忽然冒出两个人头,伴随咳水和喘息声,那两人缓缓地游向船边。唐沐沐可是气坏了,不但连自己都浑身湿透,还险些违抗了师父的命令,青玉剑自然是要随身而带的。

“好吧,这一次,要用烤的!”

“笨蛋!笨蛋!笨蛋!”扫了眼喝水喝到涨肚昏迷不醒的林仲璃,她打也不是骂也不是,只能跺跺脚,自己躲进搭棚擦身子去了。

“成交!”

处理完自己的问题,唐姑娘甩着半干的头发走出搭棚,伸手朝他鼻孔探了探——还有呼吸,只怕是喝了太多水,昏过去反省错误了。至于旁边不请自来的几人,她想了想,用绳子捆着他们绑在一起,然后从搭棚里拆了一个木板,将几人丢在上面推下船去。至于能在水上漂流到哪,对不起,这就不在唐姑娘的思考范围内了。

唐沐沐把小刀插在木头上,用白皙的手背擦拭溅到脸上的血水。这一擦,倒擦出一抹浓艳的暗红色,给整个面庞增添了一份妖媚。林公子盯着她看了片刻,叹了口气伸手拿出自己的手帕递给她:“记得要清洗干净。”

做好这一切,天边渐渐地有些发蒙,唐沐沐最后看了眼林公子,伸手把他拉近搭棚,又盖了几层衣服,然后独自缩在一角昏昏沉沉睡了过去。

“那是自然,本姑娘才不像你那样脏兮兮的。”

应该说他们的运气不错,遇到了一个捕鱼为生的老翁。人家一大早就乘船出航,发现了漂浮的木舟,救了二人。

唐姑娘开心地用手帕擦去多余的血迹,提着兔子去河边继续清洗。留下一旁的林公子感叹不已,真不知道她这身本领是从哪里学到的。

那老翁用绳子将两条船连起来,划了多半个时辰才到达了西里岛的南岸。老翁替二人烤干了衣物,又好心拿出食物招待……放下这些暂且不提,单说昏迷的林仲璃。唐姑娘依照老翁教授的方法让他吐出腹中的湖水和杂质,本以为他回就此醒来,没想到林公子翻着白眼又陷入了昏睡。

结果就如最开始所讲,林公子借唐沐沐尚未完全恢复,动作不敏捷,自己抢了一半的烤兔肉,元气未还的唐沐沐暗恨在心,只能出言挖苦,但遇到了他猛烈的回击,生了一肚子的闷气,吃的并不开心。

这一睡就是一天一夜,唐沐沐探了探他的额头,不正常的发烫,应该是着了寒气。

两人相遇已经将近两月,彼此的言行举止都相当熟稔,林仲璃早已摸透她的习性,嘴上不说动作和表情也能暴露出想法。

“真是笨蛋!”

他故意拍了拍肚子:“好饱啊,吃不了的兔肉了,就留着明天吃吧。”

待他苏醒后睁开眼睛,看到的便是一张不悦的面孔:“林公子还真是能睡,是什么美梦,竟然让公子如此流连忘返。”

说完,他无视对面传来幽怨的目光,将剩下的兔肉收起来,。

林仲璃干笑了两声,想要起身迎接她递来的水碗,却觉手臂有千斤重,差点将那碗里的水撒了。

“真是小气的无良商人。”尽管知道明天那兔肉还是会进到自己肚子里,但她就是不爽。

“莫浪费了本姑娘的好意!”唐沐沐眼疾手快,伸手夺了那碗,哼了一声自个饮下了。

“从小到大,没有人能管本姑娘。”

“你……”林公子口中发干,又无可奈何,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她。

“哦?哪怕是娘亲也不成么?”林仲璃收拾好食物,歪着头问。

“本姑娘真是倒霉。”唐沐沐一边嫌弃地翻着白眼,一边拎来了水囊扔给床上的林仲璃,后者贪婪地喝了好几口清水,才稍稍缓过劲。

唐沐沐点点头:“仅仅是在本姑娘很小的时候,她就离开了呢……”

“想来林公子当时也是如此牛饮梦通湖的吧。”

“……抱歉。”

“这水可比湖水甘甜多了。”

“说抱歉的时间,还不如快快把兔肉交出来有诚意。”

“废话,这可是山泉水呐。”

“呃,好东西一下吃完多没意思,留到明天再享用吧。”

“咱们……现在在哪?”林公子喝完水后,伸手去摸衣服内侧的兜,却扑了个空。“在外面晒着呢……”唐沐沐指了指屋外。

“可是你说过明天咱们就能到下一个城镇了呀,叫什么来着?”

“这衣服……”他忽然想起了什么。

“探深。”

“你以为是本姑娘换的?”见她嘴角扬起的狡黠,林公子心中一跳。

“对呀!”

“本公子对此抱有严重怀疑……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?那些人是谁?”

“咱们仅仅是路过而已,早些休息吧。”林公子调整了火堆,收拾好行囊,再不理会发牢骚的唐姑娘。

“是武士呐。”

“哼!”

“这我也看得出,他们奔着银票来的?”

两人在接下来的小城镇中完成了最后的补给,接着又花了将近一天时间,终于要抵达他们的下一个目的地——傍湖之城,五通。

“也许吧。”

五通城的名字和它的地理位置一样,连接着五条主要的交通干道:向北可以抵达北邻古镇,那是通往北境的必经之路;往东可以抵达他们经过的央庆;东南向直通义都;直接向南的话,则是通往南方重镇江址;若是乘船向西出发,就能横跨南疆最大的梦通湖,通向广袤的中原大地……

“……这种关乎在下人身性命的问题,唐姑娘可否认真一点回答呢?至少让本公子知道你究竟在调查什么呢?”

唐林二人的目的很明确,自五通乘船西区,到西里岛完成既定的还帐计划,接着重返五通,然后继续北上穿越大峡谷直至进入北境。

唐沐沐沉声道:“公子就这么想知道?”

“时间的确是紧迫呀~”林公子收起地图,拍了拍马匹身侧的背囊。

“嗯,想知道!”面对他澄澈无瑕的目光,唐姑娘忽然转移了视线:“那公子能保守秘密么?”

“今天唐姑娘身体感觉如何?可以信马由缰了么?”林公子脸上挂着只有姑娘能看得懂的“无良”笑容,后者轻哼一声:“若是嫌弃本姑娘就直说,不用拐弯抹角。”

“这是自然,本公子一向严守秘密。”

“那怎么会呢……”林仲璃检查完背囊等物品,确认无误后翻身上马,然手朝她伸手:“这是最后一段路程,今天中午咱们就能到五通城。”

“……本姑娘自然也能。”

“林公子该去梦通湖好好洗刷污垢与灰尘了,身上的味道真难闻。”话虽然不好听,但她并未拒绝林公子的邀请,这几日都坐在他的身前,可以不用花太大力气,既能得到足够安稳,又保证了基本的骑行速度。

面对那捉弄的目光,不必说林公子脸上的表情精彩极了!

“哼,唐姑娘再怎么拼命涂抹花水,也掩盖不了几日没有沐浴的泥土味……呕。”腰部受到猛烈撞击,痛的林仲璃险些要仰翻过去。

卧床休息了两日有余,林仲璃身上的力气才算恢复了。

“这就是林公子的待客之道么?”

在唐姑娘与老翁谈笑风生的时候,林公子还在为晾干的银票而发愁,幸好自己没有随身携带更多的东西,否则落在水中就亏大了。他仔细检查一番,发现无论是委托运输的银票,还是自己千辛万苦攒下来的家底都安然无恙,这才放下心来。

“这……简直是恶人先告状!”林仲璃扶腰感叹,将唐沐沐拉上马来。

“开饭咯!”熟悉的声音到了钟点,回荡在耳边。

“那要看是什么人了,心怀不轨的一定要用猛药。”身前人回身露出嘲讽了笑容。

唐沐沐随老翁走进小屋,手上端着香气四溢的陶锅,不用问,定是这几日吃得最多的……

“知道啦,咱们走吧。”林公子尽管脸上不悦,但心中却是莫名喜悦。共骑开始的前几日,自己身体僵硬酸痛的症状慢慢的缓解,谨慎和不安也随之而去。正在他就这个变化而感到庆幸的时候,忽然听到唐沐沐说道:“如果是林公子哪一日能收放自如地拥抱女孩子,到那时可不要忘了是本姑娘的功劳呐。”

“又是鱼么……”

她的觉察力太过于敏锐,林公子一下噎住了喉咙,随即在大脑中搜索用于反击的词汇:“也真是多亏了本公子的配合,唐姑娘从能得到捉弄人的快感,什么时候本公子能收到精神损失费……”

相比林公子的苦笑,她脸上的笑容与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:“是的呐!”

“说什么傻话呢,分明是林公子的语言太没有力量,如果是放在以前,本姑娘连理会都懒得吱声呐。”这操纵话题的缰绳,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她的手上,林公子依然没有招架之力,不禁垂头丧气。

因为是大病初愈,林公子自然多喝了些鱼汤,期间被唐姑娘挤兑了几句,差点被鱼刺卡到喉咙,二人吵架的样子在老翁看来却十分欣慰和怀念,仿佛想起自己的过去那般……

唐沐沐朝他怀中蹭了蹭,紧张的身体也缓缓放松,算是……挤兑过后的一点点补偿吧,后者也欣然接受。

他们在西里岛住了六七日,林仲璃已经恢复的差不多,二人也不好一直打扰老翁,于是便告别好心渔夫,顺着小路向着西里岛上的西里镇去了。

“两天前,公子的身子还硬的紧呢。”

仅仅不到两个时辰,西里镇便出现在眼前,这个岛上最大的城镇规模仅与五通小半个城区相近,虽然常住的镇民数量不多,但来往的商人却不少。城镇中最喧闹的地方自然是挤满船只的泊口。

“呃……”两人都不搭腔了,连马儿也老老实实地闷着头向前进,气氛似乎有了那么一点暧昧与尴尬。

“看样子也挺热闹的。”

拐了一个大弯,两人来到一个小山坡上,山下不远处就是那巨大的梦通湖和五通镇的,全景尽收眼底。

“咱们先去交了银票再说其他吧,省的夜长梦多。”林公子心有余悸,不敢在路上耽搁时间,自己怀中的银票可是用生命换来的。

“真是壮观呢。”梦通湖如同一块巨大的蓝绿色宝石,镶嵌在大地之上,与之相比小得多的五通城镇倒像是一块蚕食宝石的瑕疵。林公子默默地感受着景色带来的震撼。

“若非本姑娘出手相救,公子恐早已葬身鱼腹……所以有什么感谢的话要对咱说吗?”

“有船在港口呢。”唐沐沐眼尖,发现了传船舶云集的港口。

“唐姑娘的救命之恩,本公子当铭记一生……但那助力一掌我也决然不会忘记!”如果不是她给自己背上来那么一下,没准还能优雅地展现一下跳水英姿,不至于狼狈的沉水落底,喝了个痛快。

“好像是的……怎么没有出航的船呢?”他忽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,无论大小船舟,都仅仅是停在岸边,而广阔的梦通湖上,竟没有一艘来往的小舟。

“咯咯咯,公子真是过奖了。”唐沐沐闻言嫣然一笑,数不尽的狡黠。他们互相遇上对方,说不清是倒了八辈子的霉还是什么缘分,林公子长叹一声,无奈地摇头。

“如果顺利的话,咱们明天早晨就能坐船去到西里岛,不过若是没有办法出航,那就不知道要等多久……咱们走吧。”

“前面进了西里镇就去交银票吧,要一起去么?”

二人继续前进,仅仅用了不到半日便来到了五通城外。

“那是自然。”

“若是知道这么近,昨天就应该赶夜路住在城里面了。”唐沐沐带着万分的遗憾说道。

“走吧。”

“这样也好,节省了一日的住宿费用呢。”林仲璃则似乎在庆幸。

有她在身边,什么阴谋诡计都似乎不必担心,但要小心来自内部的误伤,这一点唐护卫非常在行。

“小气!”

第四节完

——
点击我返回目录
点击阅读下一章

剑与账簿的协奏曲

“咳咳,不知是谁慷慨提前支付了某护卫三个月有余的薪水呢?”

“……”说到这点,也恐怕是她仅有的沉默机会了。

“好了好了,欠下的钱就用时间来偿还吧,咱们现在进城成不?”

——
点击我返回目录
点击阅读下一章

剑与账簿的协奏曲

本文由云顶娱乐官方入口发布于云顶娱乐网址4118112,转载请注明出处:林公子的心情依旧是十分不错,她伸手揪住林公

关键词:
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