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顶娱乐官方入口-www.40081.com-云顶娱乐网址4118112
做最好的网站
您的位置:云顶娱乐官方入口 > 云顶40081 > (有声小说同步,相信我们俩的小说合作

(有声小说同步,相信我们俩的小说合作

2019-10-16 00:43

前情回顾:《鬼书》第十五章【文字狱】~【有声小说,欢迎点击试听】

前情回顾:《鬼书》第十六章《邪魔女巫》      (有声小说同步,欢迎点击收听!

前言:本来这次想来个开门见山,只奔主题呢,但确实此次更新,又是不经意的拖拉延迟了不少时间,啥办法呢,一个忙,不管您们信与不信,反正俺信了!也许有人绝对会认为,应该是卡壳,写不下去了!

        灵异玄幻恐怖小说《鬼书》连载

这点俺郑重声明:在俺字典里还真的没有“卡壳”二字呢,最起码截至目前没有。只要有了基本的故事轮廓和情节方向,一般情况下我都会顺着故事的主轴展开延续下去,最多也只是调整一下故事人物的个别形态和发展方向,使之更加合情合理合风格口味化,貌似牛吹过头了呢,哈哈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第十七章  文曲星

当然其中也有另一原因,因为下步,我和传说中,集美貌与智慧于一身的港籍香江女神,近期共同策划一个跨境超级特别大行动,因此无形之中也搁误一些时间,当然孤粉鸣丝们大可放大心,俺一不走私,二不贩毒,那当然应该是和这位才华横溢的美才女,两人携手合作打造一部越洋史诗巨作喽,言情传记小说《左岸》,不久即将问世,相信我们俩的小说合作,一定会碰撞出奇异绚烂的文学火花,也请大家能赐给俺和那位才华女神一力量,Let,go!!!

图片 1

图片 2

文曲星君

邪魔女巫

当我听到从那蛊坊大门外,依稀传来那大爷熟悉而久违的声音时,激动的自己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,使我万万没想到的是,那么一个殡仪馆门口看大门的张大爷,竟然是那个什么文曲星下凡。

      灵异玄幻恐怖小说《鬼书》连载

但是此时此刻,我管他什么文曲星,武曲星,先把目前的困境解了,我好去救我那最亲最爱的的瑟儿,才是正事大局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第十六章    邪魔女巫

话音刚落,就看见门口走进来一个,我从来都没见过的张大爷,只见他黄衣黄袍黄冠,一手还拿着一本金色的书卷,一手持着一把金光闪闪的利剑,咋看,应该是个文武双全之曲星呢,身上并散发着一种下仙风道骨般的祥和锐气。

听到亲爱的汉妻真身瑟,虽然时空逆转剧情又重来了一遍,但最终还是被那个狗屁娘们,现代社会电子读物公司的老板娘安娜,汉代燕王刘定国的阎夫人赐了毒酒,并压住了魂魄,我全身不禁打了一个冷颤,随之感叹道:“看来这个人生的命数是不太容易改变,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,无论你怎么改变它的大主轴应该是不会有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的!”

再看那女巫,明显的脸上显露出一种惧怕的情色,但遂及又佯装着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,并大声喝问:“你是谁,这事与你何干?敢来我府邸多管闲事?”“闲事?志成侄子的事,就是我的事,少要废话,还不速速跪下受死,免得劳本仙之心力!”

好吧,既然这样的,我想我还是应该找到破解此劫的办法。晕了半晌,我不得不又重重的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脑门:“该死,我午夜拾遗的古书,不是已经被亲爱的姚主薄大人拿过来了吗?老子真是脑子进水了,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!”

听他这么一说,那女巫不仅不收手,竟然,一个箭步窜了上来,只见她舞起黑黑的斗篷,挥起手中的一根骨头结成的棍杖,便对文曲星张大爷迎面抡来。

打开姚老哥带过来的包裹,还别说那本神奇的异书,正乖乖的、静静的躺在那里,我赶忙把布包铺开,把书掀到了第一页的背面,狠了一下心,一口咬破了自己的手指,咬的时候我心想:“妈的,如果这样咬下去,估计把脚趾头搭上也不够呢,哈哈!”取笑了一下自己,我连忙奋笔疾书,写下了血淋淋的几个小字:“汉瑟中毒,吾该如何脱身营救?”

说时迟那时快,大爷左手腕一翻,右脚半蹲后蹬,左脚一个前伸,那把利剑一下快要逼近那女巫的喉部,随着大爷“嗨”的一声,右手的那本金书,倏然之间,耀出一束束耀眼的光芒,正好投射到那把利剑上,“嗞”的冒出一股白烟,更让人惊奇的是,这把金书开光的利剑,还没刺到那女巫的身体部位时,她便从上到下全身燃烧了起来。

等待了一会儿,书上显示了金光闪闪的一行大字:平心静气,念我咒语:*@*%¥#@......”,还别说对着那古书一阵叨扰,突然看到那书“嘭”的一声喷出了一阵白烟,随之我感觉自己的身体一下变得轻盈起来,竟然还慢慢的悬浮上升,当我低头看一下自己时,可是把我惊呆了,我竟然已经被雾化,呈透明状。

那斗篷,那黑袍,就像被浇了汽油一样,火势极为凶猛,再听那女巫的叫声真的凄厉悲惨,虽然我对这狗屁娘们恨之入骨,但也不知怎么的,突然心软了起来。难道是因为现实时代中,她做过我老板娘的缘故?难道是因为她在电子读物公司我的办公室内,给我做过捏肩捶背的柔情按摩?不对,应该都不是?

好吧,Let,go!“嗖”的一下,我便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窜出了那水泄不通、戒备森严的大汉天牢。

这个时候,从我耳边传来了一阵阵“救命,救命,我再也不敢造次了!”的声音,此时的我,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,竟然冲上前去,一把扯住了文曲张大爷的衣袖。

不一会儿,我竟然飘到了那座富丽堂皇却如人间地狱的荒淫燕王所造的“优伶院”,一看,我那曾经漂亮可爱的汉妻真身瑟儿,正斜躺在那后厢房的冰凉地面上,我赶忙一下抱起了她,看着她唇边溢出的乌紫的黑血,她那手中死死攥着的青花瓷酒杯。

大爷一看这情况,便狠狠的瞪了我一眼:“志成,你要做什么?难道她把你和你的瑟儿害得还不够吗?”一听这个,想想也是的,我怎么能妇人之仁,为这个女妖巫魔求情呢?在我正要改变这个主意的同时,突然,大爷又来了一句,差点没把我整晕:“也是的,上苍有好生之德,死罪可免,活罪难赦,随我来!”说罢,竟然从背后的包囊里,拿出来一直小小的褐色布袋。

我不禁一腔怒火涌上心头:“妈的,我现代潮流娇子李志成,汉代镇国大将军李骥李仲成,今天破了命了,也要和你这个狗屁娘们,决一死战!誓为我汉妻报仇雪恨!”

“收!”那妖物竟然化作了一股黑烟,一下钻到了他手中的那只布袋中。“哈哈,到了我的乾坤袋,看你还不听话老实?”收了这女巫,我这才回过神来,一个膝盖着地,一下就跪在了大爷的面前:“文曲仙君在上,请受李骥李仲成,不对,侄儿李志成一拜!”“贤侄,贤侄,你这是作甚,什么文曲武曲的,你大爷的,我就是你张大爷呀,哈哈哈......”大爷一边笑着,一边捋着花白的胡须,另一只手并列拿着那本金书和利剑。

正咬牙切齿间,突然从我那身后包裹里古书中传出了一个微弱的声音:“夫君,我在这里勉强换了个方位和方式,看来不行,你快对着我真身的口部吸吮吐气,我可能还可以延续少量的时间,有些详细情况我要和你交待下!”我二话不说,赶忙用我那血盆大口一下盖住了她那紫的发乌薄薄樱唇,精确点说应该是紫葡萄唇吧,用力吸吮了两下,还别说,那汉妻真身,竟然闭着眼睛开了口。

“大爷,大爷,文曲大爷,你怎么?”“你是问我怎么会是文曲星,为什么下凡,为什么去到殡仪馆去看那个大门是吧?哈哈哈哈.....”说完又是一阵狂荡不羁的大笑。“这个说来话长,这个也是我们叔侄俩命中注定的天赐忘年奇缘。”

听汉妻瑟儿一说,我才明白,原来这个燕王刘定国,在这个“优伶院”里,搞了两套班子呢,一套是用来给他自己以及大臣用来淫乱取乐的“艺优”,还有一种叫“巫优”!巫忧是什么?顾明释义:就是用来驱鬼辟邪的巫蛊之人呗,这个巫优团队的头头,那当然是那个阎夫人了,怪不得我觉得那狗屁娘们怪怪的,身上总充满着那种邪恶魔毒之气!

听后我才得知,原来,张大爷前身原本竟然是商汤时期的伊尹,又名伊挚,夏朝末年生于空桑 ,因其母居伊水之上 ,故以伊为姓氏。

最可怕恐怖的,也是我惊喜万分的发现一个天大的秘密,原来那个阎夫人,竟然是来自南疆一深山老林幽蔽之处的巫蛊之女师,最最要命的是她还与那个燕王那个刘定国,合演了一场蛊惑汉武帝刘彻的忽悠大戏。

伊尹为中国商朝初年著名贤相丞相、政治家、思想家,已知最早的道家人物之一,也是中华厨祖,看来还是一代食神呢。其历事商朝商汤、外丙、仲壬、太甲、沃丁五代君主五十余年,为商朝强盛立下汗马功劳,于沃丁八年逝世,终年100岁。而后人因其丰功伟绩和光辉历程,又被奉祀尊为“商元圣”,并且其文学上的造诣被天庭上神赏识,最终被擢升为文光斗射、万人崇仰的“文曲星君”。

什么大戏,他们伙同内侍太监,谎称皇宫内有妖魔鬼神乱世,这蛊婆在自己的内殿密室里,专门搞了一个施蛊坊,同时搞了让些什么蜈蚣、蝎子、蛆虫等等,对武帝最宠的爱妃赵婕妤,也就是历史上的钩戈夫人,用偷来的生辰八字,对其下蛊,使其受到万般痛苦后然后再去用特殊解药治愈,以此为燕王邀功请赏,妈的,这个也太恶毒,太可恨了!

此次下派凡间,是因为目前天庭院府和二十一世纪的行政机关和事业单位一样,干部编制严重超员,机关臃肿,行政效率低下,严重影响天庭事业的工作开展和有序进行,因此,由玉皇大帝亲自牵头,着太上老君和太白金星两位大仙做监委,在天庭全体机关系统,搞上了一个各大仙班神位的“竞争上岗、双向选择,择优荐良、优胜劣汰的”机构改革大行动。

谁知,那汉妻瑟儿,刚说到这里,突然一口气没有上来,一下又昏死了过去,我流着眼泪,用尽力气,可俺这血盆大口怎么也不管事。此时的我不禁怒火中烧,抱着毫无声息的瑟儿,嚎啕大哭,仰天长啸:“狗屁娘们安娜,你在哪里,有种来跟你爷爷我大干一场!”叫出口后,我才发现自己,急中生乱了!安娜,那个是她在21世纪电子读物公司的名字,我就这样喊一百一千一万年,也不会有人答应的哈。

这不,这位文曲星,也感到了自身的危机感和紧迫感,毛遂自荐,积极报名,来人间体验真正的工作生活,锻炼自我,以求事业和理想上的新突破。化身为张大爷来殡仪馆大门口看大门,是为了尽其所能的超度人间亡魂,积德行善;而自修奇术神功,是想彻底抹掉自己,只文不武的偏科落后帽子,尽可能的把自己冶炼成一个德才兼备、智勇双全、博学全能的有用之神。

“你个连阎王爷都不上的狗屁阎夫人,快快给我出来受死,欺负一个弱女子算什么本事,有本事跟爷单挑,保准让你死去活来,飘然欲仙,不能自......”一想,这个也不对呀,又不是想当年他们在前电子公司办公室按摩的那段,晕,骂人,骂的怎么变成想入非非、颠鸾倒凤了呢,想想那次幸亏俺没办她,如若不然,那现在还不得把我恶心的连胃囊都吐出来呀!

至于,我这个今生的李志成,在殡仪馆门前拾遗的那本《优伶泪》的鬼书,其实是一本神书,是大爷早在商汤时期,预知的下世,乃至下下世发生的事情,而撰写的一本灵异玄幻传记型单本文学作品,但在上天为神时,不慎遗失,坠落人间,身为文曲仙君的伊尹,曾经起誓:如若谁拾到了这本书,一定会让他复身于他(她)的前身,让他能够在时光倒流,空间挪移中重新存活一次,尽可能的完成他上辈子没能完成的心中夙愿,包括:爱情、事业、梦想等等。

对了,那燕王府阎夫人,一定在燕王府呀,管他燕王府还是阎王殿,老子学一下齐天大圣孙悟空勇闹天宫,大砸水晶宫的大无畏革命态度和伟大精神,为了我心爱的瑟儿,别说刀山火海,就是十八层地狱爷今天也要闯一趟!

巧了,一切都巧了,这本书,让我这个一生与书相伴,与书有缘的,原电子读物公司白领,后夜市书摊摊主的,李志成,撞上了这滩狗屎大运,当然到底最后是幸运,还是霉运,最起码截至目前还不太好说,最基本的是,我的汉宫女子,瑟姑娘,瑟儿,现在真身毒酒殒命,魂魄不知踪迹,唉,命苦呀,二十一世纪打了半辈子光棍,好不容易从汉代拐了一个,现在又完全不知死活,不知去向!

我飘飘忽忽、忽忽悠悠来回在这优伶院的周围巡视盘旋,终于看到了一大门楼子,只见门楼的上方,悬挂着一个黑黑的匾牌,上面镶嵌着“燕王府”三个金黄色的大字,好了,俺去敲门,一想敲个鬼门,老子现在是谁?现在可是可以云来雾去的出窍散灵了。

对了,只想着文曲星是怎么来的了,怎么把俺亲爱的汉姑娘瑟儿如何去的,如何再回来的事,给彻底忘了呢,想到这里,我立刻又给眼前的这个张大爷,天上的文曲仙君,扑腾一下跪了下去:“大爷呀,大神,大仙,志成还是有一件事求你,我也不要什么镇国大将军,也不要什么前尘的什么回归神游大戏,请快快把我的汉妻还回,让我回到我那曾经熟悉,现在陌生的二十一世纪的科技网络时代,与她一起过上普普通通、平平凡凡的生活,我也就一切心满意足,可以吗?”

于是一个腾跃,我就飘忽进这燕王府的内宅,好嘛,再看看这燕王府,那优伶院算什么呢,简直是小巫见大巫,整个大院,楼阁入云顶,亭台如仙界,就算和那武帝皇宫来比,这个也几乎相差无几,妈的也太奢侈了,如果在现代肯定是个祸国殃民的贪污巨犯,今天砍头,明天法办,估计绝对不会是冤案!

这个张大爷呀,一听这个猛地一拍大腿,大叫起来:“贤侄呀,我怎么把这个茬忘了,这个,这个吗,有些事情,你问她吧!”“问她,大爷,你就别拿你侄儿穷开心了,我究竟该到哪里去问呀?”我表情凝重的反问到。

大院悬浮盘旋了一圈,我这才发现,有一个地方似乎有点不太对头,一个黑压压的房屋,大白天铜门紧锁着,距近一看,似乎里面还透露出一股股阴森的凉气,里面还时而忽闪着一道道紫色、黄色、白色的不停变换的亮光。

“来,闭眼!”听到他这个号令,我赶忙紧紧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,只听耳边一阵呼呼的风声,我感觉我的整个身体又被大爷带飞了起来。“落!”我脚跟一抬,脚尖着地。“睁眼吧!”我一睁眼,不要紧,一看,那瑟的真身还在燕王的那个优伶院的地板上斜躺着,嘴边乌黑的血渍依然未干,手中的杯子还在那僵硬的托举着。

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呢,猎奇心牵引着我,我“嗖”的一下通过门缝钻了进去,这么定睛一看,可是个不当紧,真是巧他娘又哭了半夜,又巧死了,这个地方竟然正式那巫蛊妖婆施法害人的地方。

谁知大爷突然来了一声:“别装了,出来吧!”啥?别装了?我真的甚是诧异和纳闷,谁知道那躺着的尸体突然一下翻跃了起来,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!这个是啥情况,只见那复活的瑟儿,一下跪在了我和大爷的面前:“是瑟儿不好,瑟儿没听文曲仙君的敦敦教诲,不让我去参与营救真身这个事情,我没听劝告,没按规矩办事,破坏了大爷所说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,把我的魂魄,跟着隐匿到了真身躯体之内......”

只见,这小屋子的正中间,是一副上挂硕大牛头,下放呈“X”形状的两根惨白大骨头,前方还有一个长长的条几式的大桌子,桌子的中央摆放着一个人的骷髅头,骷髅头的两只眼窝里,竟然投射出一阵紫色,一会黄色和白色的光线,那只龇牙咧嘴的大嘴巴里,竟然滚爬着老鼠、蜘蛛、蜈蚣、蝎子等等的怪虫和异物,条几的两侧,还分别摆放着两只已经死去好久,却没腐烂的婴儿蜷缩的尸体。

这下我明白了,原来自从我和那魂魄汉妻瑟姑娘约定,为救中毒而亡的瑟儿真身,她答应我和张大爷绝不再参与其营救行动,却唯恐我和真身发生不应该发生的事儿,和怕我功力不够,受到危险和威胁,一直把魂魄藏在了瑟真身的体魄里,那次的狱中托梦,还有潜入燕王府的所有所有,她一直都在,一直陪在我的身边左右。

最让我意想不到的是,在条几的最前方的八仙桌上竟然还放着一只一直打开的巨大的盒子,附身一看,我了个去,那两只大盒内竟然躺着两只布制的小人,一人身穿金黄色的黄袍,一直头戴凤冠,上面还分别写着两个字:“彻”“钩”!

此时的我又能说什么呢,真是又气又怜又心疼,气的是这丫头为啥就不听张大爷的话,怜的是,也许由此,我亲爱的瑟姑娘,她永远皆无转世重生的可能,疼的是,她可是我前生今世最爱最疼最在乎的女人,还不知道后面有多少厄运劫难等待着她。

好了,这次可让我逮了个正着,看来,他们不仅在皇妃身上下了蛊,还准备加害当紧的汉武大帝刘皇上呀。

想到此刻,我又一个膝盖,外加三个响头,给亲爱的张大爷,伟大的文曲星用力跪了下来,三个响头把我的脑门也磕出了汨汨鲜血。

此时的我真的特别特别的憎恶我自己,俺那个“苹果”PIUS8为什么就没带在身上呢,随便拍个视频或美图,到时候未央宫上打开,给那皇帝小儿一显示,那可不啥都青红皂白了吗?叫她咋抵都赖不掉了呀!

“好吧,好吧,我尽力吧,说实话,这次我是本不应该从你们那个现代社会、文明时代穿越到这个大汉王朝来的,这样我也算违反了天庭规定,现在正面临双向选择、竞争上岗的关键考核阶段呢,唉,额的两个小冤孽呀!”说到这里,我看到俺原本仙风道骨的文曲星张大爷,变成现在的八字弯眉,苦瓜愁脸,我差点没笑出声来:“原来神仙也有愁怨的时候呀!”

正在我心猿意马、想入非非之时,突然被一阵“哈哈”大笑的声音警醒,回头一看可不是个不得了,原来那头戴黑色大斗篷,一身黑色巫装的邪魔女巫:阎夫人,现在正跨手叉腰,站在我的面前。

“你还笑,小破孩?”文曲星就是文曲星,我在内心的暗笑,竟然也被他察觉了,厉害了我的仙!“快,你俩分别躺在那个地板上,我看我用我的回转仙丹,再配合金书神功能否把你俩都能传送回去?!”听到“都能”这两个字,说实话我心中拔凉拔凉的,感情大爷也没什么完全的把握呀。

“老娘正想找你呢,你现在竟然自己撞上门来,别说你雾状,就是化成脓水我也看得见你!”

顺势躺下后,我不禁瞄了一下身旁的汉姑娘瑟儿,只见她双眼紧闭,高挺的鼻翼,嘴角还藏匿有一丝淡淡的笑意,我的心里突然滴血,今朝一别,真的不知道能不能圆,还真的不知道我们的汉现之爱,穿越之恋能否真正的得以圆满。

一看她这个傲慢的骚样,我再也控制不住理智和情绪:“好你个恶毒的娘们,二十一世纪害我,大汉王朝毒我妻瑟儿,从现在开始我与你势不两立,现在就要了你的狗命,为我亡妻报仇雪恨!”听了我这话,那女人笑得声音就更加阴毒狂妄起来:“就你这小子,三脚猫功夫,还想和我斗呀,也不撒泡尿看看你的......”

正思忖着呢,突然感觉到我的全身都变得炙热起来,身旁的瑟儿的身体竟然随之燃烧了,我的全身上下也被烧的通透,竟然也没感到一丝疼痛,有一种浴火重生的感觉,不一会便失去了所有的听觉、嗅觉和知觉。

她“样子”两字还没出口,突然从房门之外,传来一个威严但又颇具仙气的声音:“那你看老夫有没有这个本事!文曲星爷爷在此,看谁敢胡来,还不不束手就擒,饶你不死!”哇哇,这个又是谁呢,怎么听起来像张大爷的声音呢?

也不知过了多久,就听耳边一声:“至!”我慢慢的睁开双眼,突然发现自己,还是躺在了那个灵山山顶洞里的汉代古墓中,一身金盔金甲,手中握着的还是那把镇国宝剑,可我的身旁,依然还是那件白的不能再白的空空的素色汉服。

莫非那个殡仪馆门口看门的张大爷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?莫非现在天庭也流行第二、第三职业,一个文曲星竟然也干起了除妖灭魔的武行?!

瑟儿,我的瑟儿呢,你在哪里?在哪里?!

本文由云顶娱乐官方入口发布于云顶40081,转载请注明出处:(有声小说同步,相信我们俩的小说合作

关键词: